河源历史

保卫河源——纪念“七七事变”七十七周年
2015年2月5日 

7月7日是“七七事变”77周年。8年抗战,是一部饱蘸着华夏儿女血与泪的抗争史。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需要铭记。


抗战期间,尽管河源地区基本上没有与日军开展大规模的战役,但日军投降前从珠三角等地撤退逃亡途经河源时,依然给河源造成巨大的破坏。


面对逃窜到河源的数千日军,有血性的河源人主动出击,以不足2000人的军队与之对抗,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1938年,基督教河源仁济医院院长德国籍医生戴仁兴拍摄的中国军队在当时河源县城福音堂附近防空演习照片。该图片现珍藏于龙川县博物馆。



1938年,龙川老隆被日军轰炸。图为横街(共和路)被炸后惨状。基督教河源仁济医院院长德国籍医生戴仁兴拍摄。翻拍件现藏龙川县博物馆。

【正文】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寇大举侵华。1938年10月11日,日军4万多人在惠阳大亚湾登陆,广州沦陷,东江下游各县尽落敌手。异族入侵,残酷战争带来的灾难,令河源人民饱受烧杀抢掠、家破人亡和颠沛流离之苦。抗战期间,河源县城、连平县城均被日军占领,生灵涂炭,惨象惊心。龙川、紫金、和平三县,虽未沦陷,然亦多罹兵燹。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数千日军进犯河源
    河源县城于1945年5月23日下午3时左右失守。盘踞14天后,日军窜走。
连平县城于1945年农历五月初一被占领,日军五月初三从上坪窜往江西,虽占城只有两昼夜,但令县城及四乡人民又一次惨遭浩劫。
      1945年1月,美军在吕宋岛登陆,3月占领马尼拉。同年3月到6月,美军占领硫黄岛和冲绳,迫近日本本土。5月,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为了保住本土和朝鲜,日本进行了空前的战争大动员,叫嚷“本土决战”。
4月,国民革命军发起反攻,乘胜追击,盘踞各战场的日军节节败退。日军士气已衰,惶恐不安。占领我省东北部的日军,为加速兵力集中,企图会师以作最后挣扎,于是分三路向北撤退,一路从韶关一带窜犯湖南省境,一路从新丰、龙门窜犯江西,一路从东江惠州、博罗窜犯河源,企图通过忠信、连平各点,与江西赣南之敌会师。
      犬养二郎,这个日军联队长,带着日本华南派遣军司令田中久一属下的几个联队残余数千人(包括途中被抢掠来的民夫),拖着残留的辎重,进犯河源城。
       当时的河源城,并不是军事重地,没有重兵驻守。久经战事的犬养二郎,把这数千倭兵分成了三路:第一路,约2000人,由汉奸徐武东(惠东蓬亭人)当向导,从火簕山经葛藤林小路直窜阿婆庙,利用江河水涨,乘橡皮艇强渡北岸,包抄我军。第二路,乘坐抢来的20多只船,挂起“红膏药”旗,从水路进逼。第三路,走陆路,步炮兵600人和骑兵200人,沿河博公路,直扑河源。

5月6日至8日,敌机不断在河源上空盘旋侦察。
 
2000河源军民主动迎击
    大敌当前!当时的国民***深知,就算是撤退,性如豺狼的日军的破坏力,也是惊人的。他们盘点了一下自己的兵力:第四区保安司令部属下的保五、保八两个大队,约700人,由保安司令黄铮率领。由县长马克珊率领的抗日自卫队3个中队和一个政警队以及群众组织的一些团队,共约700人。两部加起来不及2000人,与一万多人的日军相比,实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5月10日,前方传来了紧急情报,犬养二郎已开始行动,前锋部队已抵达惠州杨村附近。河源方面赶紧召开紧急军事会议,议定了防守和阻击计划:司令黄铮率两个保安大队赶至石坝拦截阻击;县长马克珊率全部自卫队,分布在石峡和塔山两处固守。
民众性命最要紧。由自卫队协助,国民***动员民众往双下、古竹等地有序疏散,并把粮食等物资转移或藏了起来。
       5月12日上午8时,黄铮所率保安队到达了石坝,还没来得及在大雨中布防,日军前锋已至,双方当即展开了一场激战。敌人闻知黄铮部前来阻击,即源源增兵迫至,分成东西两翼,以重炮掩护骑兵冲锋。
      大雨中,山溪水涨。保安队所守阵地地形不佳,而且敌兵数倍于我,为保存实力,减少无谓牺牲,黄铮下令撤退至石峡一带,阻击敌军。
      5月18日,河源守军接国军余汉谋部电报,急调一个教导团约1200人,经古岭,过回龙,赶至河源接防。
当晚,教导团的其中一个营,乘坐木船至阿婆庙登岸。行军至出头角时,即与从葛藤林进犯的第一路日军相遇,仇人碰面,分外眼红,旋即发生一场激战。
       这场遭遇战,是新到的教导团略占上风,击毙敌兵十余名,我方伤亡仅数人。但随后敌人后军继续迫至,架炮猛攻,为保存实力,教导团暂避其锋,撤退转移至石峡防守。
       虽然新调了一个1200人的教导团,但守护河源的兵力仍然远远不足以与万余人的日军抗衡,其结果,是河源沦陷。但是,日军要夺得河源,注定得付出更多血与火的代价。
      20日凌晨,天气稍晴。集结完毕的各路日军开始大举进犯。

河源危急!
 
河源连平两县失守
      日军集中火力,掩护他们臭名昭著的骑兵向我石峡守军迫进,在河边的日军,也调集船只,在龙王角附近登岸,向我塔山守军逼进。
      刚要露出阳光的天空,再度阴霾密布。乌云下,炮声隆隆、烽火四起。
塔山守军由县长马克珊率领,至多只有400兵士。在日军大举进攻下,塔山守军不敌,开始撤退,敌人紧咬不放。塔山守军一路退至仁济医院(市人民医院前身,现为市中医院),在医院门前,与敌军展开巷战,手榴弹扔了许多,但敌人仍源源不断赶来。
        这时,石峡守军也被冲击得阵脚不稳,只好退至西门城楼固守。至此,黄司令、马县长所率河源守军,全部撤退到了北岸,固守印岗岭一带。
       雪上加霜的是,我方通讯电线全被汉奸和日军剪断,自卫队和教导团失去联系。
此时,日军已沿长堤路迫进。为阻击敌人进城,黄铮下令焚毁浮桥。教导团余团长所率的两个营也同时赶到,与自卫队一起固守北岸阵地。但因为通讯中断之故,教导团退至西门城楼后形成孤军,不得已,只好退至上角漫水潭,搭乘木筏向对岸撤退,驶到江心,被洪水冲翻,一营战士惨烈牺牲。
        由阿婆庙窜至敌军前锋的100余倭兵,被河源陈田民众自卫队四面伏击,当场击毙敌兵10余名,缴获轻机枪一挺,橡皮艇一只,自卫队未损一人。
       该路日军后援部队闻讯,立马大部队赶来,用密集的炮火进攻。另外一支窜至山子下的日军,也集中大量火力,包抄我军后方。林晚凹附近,敌人用重炮掩护进城日军,在原来浮桥的铁桥墩上,用木桥接上浮桥,大举向我北岸守军迫进。
敌众我寡,后无援军,我方各部只得忍痛撤退。县城失守。
       此役,日军折损军官一员,士兵50余名,被缴获步枪30余支,轻机枪2挺。我方伤亡30余人。
       占据了河源县城后,日军设了3个前哨所,以防河源军民偷袭:一是城西南角谭公庙,驻守30余人;二是龙王角,驻守百余人;三是石峡,两个营,驻守200多人。
        这次占据河源城,不过是日军回光返照之举,14天之后,这股日军随投降大潮,继续北去,直至离开中国。占城期间河源城内一些未及撤走的民众,有妇女被强暴,200余人被捉去强充夫役,后得生还者仅数十人。

日军占城期间,受害最酷烈的是南湖乡,附近人家无一幸免,家中物资、粮食、耕牛、猪、鸡被抢光。

日军侵占河源县城期间,河源县******迁往外地办公,大量居民逃亡,田地荒芜,这让原本就已贫穷落后的河源更是雪上加霜。

连平陷入敌手两昼夜。1945年农历五月初一日军进入连平城,到处乱窜,所到之处,十室九空。晚上,日军在驻地或交通要道,特别是西门公路一带,将抢来的大水缸盛满花生油,以棉被为灯芯,通宵达旦点燃。白天,日军烧杀抢掳,连塘鱼也难逃厄运。
       农历五月初三早上7时左右,一架日机飞抵连平县城上空,投下一个包裹后离开,不久,日军四处捉人,约10时,全部人马匆匆朝上坪方向开往江西,留下一个腥风刺鼻、满目疮痍的连平县城。

日寇一炬,可怜焦土

小时候,家住源城区上城街道的阿梅,听奶奶李金喜讲1940年左右和乡邻挑着担子“走日本”的沉痛往事。“那时,他们挑着担子走路去香港,一走就是十天半月。”阿梅回忆,“一路上都是难民,我奶奶走得脚底打满水疱。”

和李金喜老人一样,对于河源居民来说,对日本鬼子最深刻的印象,是轰炸,逃难。

市党史办副主任杨石健介绍,河源地区基本上没有与日军发生大的战役,给河源造成最大破坏的,是日军投降前从珠三角等地撤退逃亡所经时带来的兵燹。

五县一区伤亡损失概览

1940年11月7日,河源县城(今源城)鳄湖边,2架日机飞过,扔下炸弹一串。巨大的爆炸声中,血肉横飞,人们哭天呛地。这天,这2架日机,在县城排楼下、鳄湖边,共炸死3人,伤4人。

这只是当年常见的一个惨景。

整个抗战期间,河源遭到了日军空袭。空袭中,龙川有125人死亡,81人受伤;连平41人死亡,43人受伤;紫金县城遭空袭4次,死10人,伤7人;和平县城遭空袭2次,死24人,伤34人。

河源县(现源城区和东源县)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最为惨重。1931年,河源县共有人口270402人,1938年这一数字变为253647人,减少了16755人;而1944年,河源县人口锐减至181143人,比1931年减少89259人。

1938年至1943年,日军出动飞机64架次,对河源城进行轮番轰炸,投下炸弹253枚,炸死122人,炸伤116人,炸毁房屋978间。

《河源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统计显示:抗战时期,河源市人口伤亡15825人,25名以上妇女被强奸;其中,死亡461人,受伤445人,失踪22人,灾民14659人,238人被掳为劳工;社会财产损失159751175元(注:法币,折合1937年7月币值,下同;1937年,100法币可买两头黄牛),其中直接损失5516898元,间接损失153761210元。

抗战期间,就算不是沦陷区,人口伤亡和遭受的损失也非常严重。如和平县,虽是大后方,也时遭日军飞机轰炸和过境日军蹂躏,纵使直接造成的人口损失不是很大,但人口却连年下降。和平县党史研究室分析,这一方面是由于县内年富力强的青年被征入伍,很多未留下后代,另一方面也有饥荒因素,1941年左右,和平连年饥荒,哀鸿遍野,造成很多人非正常死亡。

龙川县同样不属沦陷区,但多次受到日机轰炸,县博物馆还收藏有日军炸桥时未爆炸的炸弹一枚。1939年1月8日,《龙川日报》报道:“在敌机轰炸龙川桥与老隆镇的影响下,为市县政治中心的龙川县城,也曾有一段时期成为死城……”1940年圣诞节当天的《龙川民国日报》有标题云“敌机肆虐渡船头,商店成焦土”。

紫金县亦不是沦陷区,但与惠州所辖惠阳、惠罗、博罗相邻,因此,日军在惠阳大亚湾登陆(1938年10月)前后,紫金县境曾多次遭受日军飞机轰炸和进犯,因此而死伤的有54人(死亡46人,伤8人)。1938年10月,日军派出6架飞机轰炸紫金县城,炸毁县***、县监狱、县教育科的房屋的东栅街、西栅街民房101间。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抗战期间,连平全县因战争造成人口伤亡一共为2777人,其中,死亡103人,受伤80人,失踪26人,难民2568人。另外,由于空袭,连平县城与外界的交通干线曾一度中断,致使连平大宗出口产品——蒜头在1939年的出口量为零,而空袭前年出口量为1000多吨。

半个多世纪后的寻亲记

日本侵略者给广东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许多人妻离子散,直到现在,仍有那时失散的老人在找寻自己的兄弟姐妹和后代。

源城区当时有大量来自“南(海)番(禺)顺(德)”的难民。源城区中小企业局局长黎小雄认识一些当年的“难民仔”,现在,他们大多已80岁高龄。

作为大后方的和平,也涌进了很多难民。林寨退休教师陈仰天说,当时难民整船整船地运来,以小孩居多。“当年逃到或是被贩卖到和平县的人群主要是走水路而来的香港、广州、佛山的广府人以及徒步逃来的潮汕人。那几年逃难时,一个村子都有三四百人的外来人口”。

龙川萧殷的嫂嫂孙氏,本是香港人,在抗日战争时逃难到了佗城。

进入新世纪,河源、佛山两地媒体曾联手帮助抗战时期流落河源的“港妹”和“南番顺”寻亲,但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年代久远,记忆模糊,能真正找到亲人的,寥寥无几。

【群英谱】河源抗日英雄录

硬汉丘崇昆

丘崇昆,河源县上城人,生于世代书香之家。祖父丘淑明,是清末的儒学教谕,父亲丘秀岩是民国初年官立高等小学校长,兄弟叔侄十余人都是中小学教师或文职人员。为报国,丘崇昆决意弃文习武。

1930年,丘崇昆考取了广东燕塘军官学校第一期学生班。经过4年训练,随军见习一年当上了排长。1936年后,被提升为连长。日军侵粤,丘崇昆在省内各地辗转迎击,勇敢善战,被提升为558团第三营少校营长。

1943年8月,潮汕战线吃紧,186师(师长李卓元)奉令由从化县防线奔赴揭阳截击日军,丘崇昆身先士卒,带领三路勇士,冒着顽敌的密集炮火向山顶猛冲,经过两小时激烈交战,一举占领了洋铁岭。师部得到捷报后立即发令奖勉全营官兵,以丘崇昆功劳突出,就地提升为中校营长。

丘营夺取了洋铁岭后,士气大振,战斗愈战愈烈,丘崇昆也愈战愈勇,他带领先头部队以掷弹筒和手榴弹,摧毁了敌人的弹药库和军械库各一座,使敌人受到重创。日机注意到他,扔数枚炸弹落在他身边,丘崇昆壮烈牺牲,年仅30岁。

是年冬,558团团长到丘家慰问,发放一份丘崇昆抗日英勇作战牺牲的证书。抗战胜利后,******军委会又颁予烈士凭证一张、纱纸墨书的慰问信一件、支兑恤金的证券两张。1944年,广东省第四行政区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罗献祥奉令筹办追悼抗日阵亡烈士时,依照规定设置了丘崇昆及旅长钟芳峻等的灵牌入祀忠烈祠,并亲任主祭官,率领军政官员及各界代表举行秋祀,追悼英灵。

神枪手谢磅标

谢磅标,连平县陂头普安村农民。平时爱狩猎,练就一手好枪法,能打空中飞鸟,是远近闻名的神枪手。1949年后加入中国***。

1945年农历4月27日夜,一股日本侵略军突然由翁源县城向连平陂头进犯,逃难的人群仓皇涌进普安村。谢磅标、谢锦标兄弟在坚固的古楼阁里安置好难民,并与村中青壮年商议,决定在入村要隘设4个瞭望哨。

29日上午,山梁上一声枪响,放哨村民来报“鬼子进村”,谢磅标从楼阁的枪眼往外看,只见七八个日军猫腰往大门冲来,便连发3枪,3个鬼子应声倒下。守楼人士气大振。日军调集机枪、步枪一齐向古楼开火,却久攻不下,只好乘着天黑,抬着伤员窜回陂头街。

这次战斗,共击毙、击伤日军30多人。谢磅标利用楼阁地势,转战于四面楼阁,换了3次枪,击毙、击伤日寇近20人。

日本投降后,***连平***奖他锦旗一面,上书“抗日有功”。

淞沪抗日战斗和平团

1932年1月的上海淞沪抗日战斗中,***19路军60师119旅第三团团长黄汉廷(和平县籍人),亲率“和平团”(因该团绝大部分官兵为和平县籍人,因此被称为“和平团”)和19路军将士一起与日寇英勇作战近一个月,击退日军无数次进攻,重创日军,坚守和保卫上海,全团为之牺牲的战士有105人,其中有九连连长黄谨等和平县籍官兵48人。

为了纪念上海淞沪抗战中牺牲的和平籍官兵,和平县城建有抗日和籍烈士纪念碑,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还专门为此设立了和平县籍将士事迹馆。

东江纵队

1943年12月成立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东江纵队,是一支活跃在东江、韩江、粤北和港九地区的抗日武装队伍,积极配合国内外抗日战场打击日寇,部队发展到11000余人,民兵12000余人,对日伪军作战1400多次,毙伤日伪军6000多人,俘虏、投诚3500余人。

1941年底日军攻占香港期间,东纵港九大队遵照党中央指示,成功抢救、转移茅盾等800多名文化精英、民主人士和100多名国际友人及***有关官员、家属等,是“抗战以来最伟大的抢救”,受到党中央电报表扬。其中有100多名文化人经河源市龙川县城老隆镇停留中转,被安全转移到内地。

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东江纵队是一支长期活跃在东江河源地区的抗日武装队伍,积极配合全国各地战场和盟军,英勇打击敌人,成为蜚声中外的华南战场一支坚强的武装部队,成为广东人民抗战的一面旗帜,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

祖籍东江的华人华侨各团体代表,在***人周恩来、廖承志的直接推动和关心帮助下, 1938年10月12日在香港召开会议决定成立一个旨在“动员东江群众协助军队及人民武装抗战,并救护伤兵,赈灾难民及辅导民众组织各种救亡团体”的华侨服务组织——“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不久即设立了“总团部”,负责与南洋惠侨团体联系、动员和组织爱国侨胞回乡参战。

1939年1月,“东团”在广东惠阳县淡水镇正式成立。一是赈灾救民,解难济困,强化社会救济工作。二是全力组织救亡抗日宣传和组建抗日救亡团体及抗日武装;三是发动民众协助军队抗战和协助***推行政令。四是积极进行文化教育工作和拥护宣传***抗日主张。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