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传奇

河源: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
2013年12月20日 

红屋——— 全国最早的县级苏维埃政府之一的紫金县苏维埃政府旧址。

红屋——— 全国最早的县级苏维埃政府之一的紫金县苏维埃政府旧址。

河源市烈士陵园内修葺一新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和革命历史纪念馆

河源市烈士陵园内修葺一新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和革命历史纪念馆

 

[河源养育了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阮啸仙、刘尔崧,他们和黄居仁被称为广东革命史上著名的“东江三杰”。大革命时期,刘尔崧、刘琴西等在紫金传播马克思主义,建立中共党组织,面对白色恐怖,毅然发起“四·二六”武装暴动,成立全国第一批县级革命政权——— 紫金县人民政府,之后建立炮子红色苏区,海陆惠紫成为中国革命著名的红色根据地。周恩来、彭湃、徐向前叶剑英、阮啸仙等老一辈革命家都曾在河源领导过革命斗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河源是东江纵队粤赣湘边纵队的根据地。拥有光荣革命历史传统的河源,堪称是中国革命的策源地之一。]

——— 在充分调研和大量读史读志的基础上,河源市委书记陈建华于河源建市20周年庆典大会上提出。

龙川被认定为

“中央苏区县"

今年4月,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正式批复,认定龙川县为“中央苏区县”。龙川由此成为广东省继大埔县、南雄县(今南雄市)、饶平县之后第4个“中央苏区县”。

近年来,龙川县认真开展有关史料征集和研究工作,收集到大量的历史资料并进行了充分考证,证明20世纪30年代初期龙川属中央苏区范围。省、市党史研究的有关专家,对龙川的史料进行了审核与考察,并积极协助龙川属于中央苏区范围的确认工作。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有关专家经对龙川县搜集整理的《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训令》等文献、当时中共兴龙县委发出的有关文件、老同志回忆录以及国民党方面的文献档案资料进行了审核。根据民政部、财政部1979年6月24日有关文件规定的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即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根据地划分标准,认为现有资料可以证明龙川县的一部分或大部分地区在20世纪30年代初期曾属于中央苏区粤赣省管辖区域,据此认定今龙川县当时属于中央苏区范围。

龙川县被确认为“属于中央苏区的范围”,恢复了龙川县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历史地位,使龙川县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中央苏区县之一,是我省目前继大埔县、南雄县(今南雄市)、饶平县之后又一个中央苏区县,这是广东党史研究工作和老区建设工作的又一新成果、新成就,对进一步加强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弘扬民族精神,推动我省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附: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史厅文(2011)7号《对“请求确认龙川县为中央苏区范围的请示”的回复》———

“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广东省老区建设办公室:

粤党史(2011)8号来件收悉。根据来函请示,我们对龙川县当年是否属于中央苏区范围一事进行了认真研究,并对随函所附《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训令》等文献、当时中共兴龙县委发出的有关文件、老同志回忆材料及国民党方面的文献档案资料进行了审核。根据民政部、财政部1979年6月24日有关文件规定的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即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根据地划分标准,我们认为,现有资料可以证明龙川县的一部或大部分地区在20世纪30年代初期曾属于中央苏区粤赣省管辖区域,据此,可以认定龙川县当时属于中央苏区范围。”

踏进历史的长河,岁月的痕迹渐渐清晰。在那并不遥远的烽火岁月,在晦暗天空下如火如荼的革命浪涛里--阮啸仙、刘尔崧、刘琴西……一个个光辉的名字,一个个热血儿女,在完成一幕幕惊人壮举后,勇敢地向着人生的终极,进行了一次辉煌的转换,将生命化作永恒。他们的热血洒在这片红色土地上,他们的名字镌刻在这片红色土地上,他们的光辉事迹留在苏区、留在紫金、留在河源,书写了一阙不朽的传奇。辉煌的过去成就了令今天的河源人倍感骄傲与自豪的史实——— 河源,堪称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

翻开河源革命史,可以发现:河源拥有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河源是最早开展马克思主义传播的地区之一;河源是最早开展农民运动、最早组织农民暴动和建立农民武装的地区之一;河源是最早建立县级革命政权的地方之一;河源是最早建立革命根据地和组建能机动作战的正规武装的地方之一;河源是全国最早建立苏维埃政府的地方之一;河源形成了以本地工农子弟组成的正规红军及红军游击队。

全国最早传播

马克思主义的地区之一

“全世界,农工们,联合起来呵”……这首《劳动歌》的作者,是河源紫金人刘尔崧——— 广东团组织的创始人之一、中共一大召开时全国仅有的50余名党员之一、广东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杰出代表之一。1919年,刘尔崧带着马克思著作和《新青年》、《每周评论》等进步书刊,从广州回到紫金县城,向青年联合会和学生联合会成员讲述了北平与广州的爱国运动。他以俄国革命的成功经验和北平学生的革命行动,说明中国只有走反帝反封建和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才能救国救民。他与刘琴西、刘乃宏、钟灵、钟子廉等人,创办了《救国周刊》、《紫金山小报》,大力宣传“五四运动”的伟大意义,讨论救国之路。《救国周刊》、《紫金山小报》深受群众欢迎,先进的思想如雷贯耳,唤醒了民众。

1921年3月,刘尔崧加入党组织。次年,刘尔崧又一次回到紫金,组织进步青年成立“紫金青年学生会”,同时举办“紫金劳动半夜学校”并亲自授课,写下《劳动歌》,号召农工们参加革命。紫金学生运动的发展和马克思主义的广泛传播,为建立中共紫金县地方组织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全国最早开展

农民运动的地区之一

1923年初,中国农民革命运动的先导者彭湃,在海丰组织起中国革命史上第一个县总农会,并担任会长。

此前一年,紫金炮子(地名,即今苏区)的热血青年张子玉因组织穷人抗租抗税,被地主豪绅赶出村,勒令“生不准回乡,死不准入祠”。张逃难到海丰加入彭湃领导的农会组织。海丰县农会成立后,彭湃派张子玉带2000份农会证回乡。当年春,张子玉在家乡成立炮子乡农会,担任会长,并组建了炮子农民自卫队。当年7月,紫金县总农会在炮子圩成立。当年8月19日,彭湃亲临炮子指导农会工作,将紫金农民运动不断推向高潮。至1925年春,紫金县农民自卫军已发展到1000多人。为加强中国共产党对农民运动的领导,根据广东区委的指示,中共紫金县特别支部于1925年12月成立,隶属海陆丰地委领导。至1927年2月,在紫金全县72个乡中,有66个乡建立了农会,积极开展农民运动。

海陆惠紫的农民运动,是在彭湃亲自发动和领导下掀起的波澜壮阔的农民运动。紫金,成为海陆惠紫四县农民运动根据地之一。

全国最早组织

农民暴动的地方之一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广东乃至全国的政治局势急剧逆转,革命形势由高潮转入低潮。4月上旬,中共广东区委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在5月初全省进行总暴动。海陆丰地委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紧急指示,决定海丰、陆丰、紫金、惠阳于4月30日晚同时举行武装暴动。当月下旬,以彭湃等7人为委员的中共东江特别委员会在海丰正式成立。从此,东江地区的党组织有了统一的指挥机构,东江地区人民在东江特委的领导下,开展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建立工农革命政权、创建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此前的4月18日,紫金人刘琴西从汕头秘密回紫金县城,组织紫金武装暴动。不料这一情况被国民党紫金县当局察觉,右派县长郭民发派出暗探,四处搜捕刘琴西。根据形势的变化,紫金县武装暴动委员会决定将原定4月30日晚的暴动时间提前至26日晚(比海丰、陆丰、惠阳早4天暴动),并在“四·二六”暴动中最早提出“工农革命军”这个称号。当晚11时许,暴动开始,近千名农军如猛虎下山,一举攻下县城。右派县长郭民发等被活捉。

次日,紫金县武装暴动委员会向全县宣告紫金武装暴动成功。5月1日,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紫金县人民政府成立大会在县城召开。刘琴西任主席。同日,海陆丰两县分别成立了临时人民政府。

全国最早创建

工农武装和根据地的地区之一

“四·二六”武装暴动告捷、紫金县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后,反动势力疯狂反扑。紫金的党、政、军撤退到炮子后,着手进行革命根据地建设。其内容主要包括筹粮供给、扩充武装、修筑工事、开办兵工厂、架设电话等。他们从各乡农军中挑选数百名武装集中训练,作为常备部队,平时生产,战时与县工农革命军一起参加战斗。除了常备部队进行训练外,各乡村农民人人都要参加军事训练,做到村自为战、人自为战。

紫金炮子,即现在的紫金苏区镇,成为全国最早建立革命根据地和组建能机动作战的正规武装的地方之一。

全国最早建立县级

苏维埃政府的地方之一

当年7月至8月间,国民党部队3次“围剿”炮子,都以失败而告终。

9月至10月,紫金工农革命军参加了东江第二、第三次大暴动。当年11月5日,红二师配合陆丰、紫金农军占领陆丰县城。至此,东江第三次大暴动取得了重大胜利。11月11日,惠阳高潭区苏维埃政府、海丰县汕尾市苏维埃政府成立;11月13日,陆丰县苏维埃政府成立;11月18日,海丰县苏维埃政府成立;12月1日,紫金县苏维埃政府成立;次年2月,惠阳县苏维埃政府成立。至此,海陆惠紫的苏维埃政权连成一片。这是中国的第一批苏维埃政权,标志着海陆惠紫农民运动进入了大发展时期。

中国第一批树起的苏维埃旗帜,是党领导下的以工农为主体的人民民主专政性质的政权,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海陆惠紫的斗争为东江革命根据地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在东江地区产生了巨大反响,极大地促进了东江地区革命运动的深入。无论是党的领导还是红军的建立和发展,海陆惠紫革命根据地都是与后来形成的东江革命根据地一脉相承的。

河源形成了以本地工农子弟组成的正规红军及红军游击队。

东江苏维埃区域的迅速扩大,使国民党当局大为震惊。1928年3月中旬,国民党集中重兵“围剿”东江苏区。中共紫金县委、县苏维埃政府与红二师研究后,决定组织正规红军、地方团队和区、乡赤卫队进行保卫苏维埃的战斗。在这场恶战中,朱乙、朱豹、刘绍武、赖昌灵、朱龙、朱万、钟添福等烈士的鲜血,谱写了一曲保卫苏维埃的悲壮战歌。位于现紫金苏区圩镇的“血田”纪念碑,就是当年革命群众用鲜血铸成的。

同年月,东江特委委员刘琴西等到龙川大塘肚考察地形、筹建农会,组织起龙川大同盟。同时,在龙川四甲创建东江工农革命军第一军,刘琴西任军长。从1929年至1931年,紫河特区党组织带领紫河游击队及地方武装,在紫河和惠紫边山区开展游击战争,牵制了地主民团、国民党军及进攻海陆惠紫革命根据地的大量兵力,并在国民党统治区的腹地开辟了惠紫河博游击区。

将河源革命历史放在中国革命的大背景下观照,不难发现,河源革命历史是中国革命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河源,堪称是中国革命的策源地之一。

百名专家学者聚首

“红色河源”研讨“策源地”

14日,围绕“河源是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的革命历史定位,中央和省内外从事党史、军史研究工作的专家学者及革命老同志共200余人聚首“红色河源”,开展理论研讨和交流。

与会者认为,河源的地方党史是中国共产党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革命斗争史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应占有重要的地位。这两年来,河源党史工作成绩斐然,这次研讨会堪称地方党史工作的一大盛事,充分体现了河源市委对党史工作的独到见解和高度重视,对擦亮“河源是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这一红色文化品牌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河源在早期革命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副主任李蓉:“前来参加‘河源是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理论研讨会,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河源在中国革命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这值得认真研究”。从辛亥革命开始,河源地区就不乏为救国救民而献身的仁人志士,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更是涌现出一批追求中国革命真理,身怀拯救民族大任,自觉接受和不懈努力传播马克思主义的青年学生和爱国志士。在他们的影响和引领下,河源地区开展农民运动、发展党组织等都较早,这充分说明了河源在中国早期革命中有着重要地位,并发挥了重要作用。可以说,河源人民用鲜血和生命为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书写了光辉的一页。

从河源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历史来看,河源的党组织、革命先辈、党员、老区的广大群众对推动广东及至中国革命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革命中,河源可以说是开展革命运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在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农民运动和农村武装斗争的开展、苏维埃政权和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建立等方面,在广东及至全国都是比较早开展的地区之一,并涌现了阮啸仙等一批革命领袖。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龙川县就作为中央苏区的一部分进行革命斗争,推动了中国革命发展。

河源革命历史地位是用巨大贡献和牺牲换来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李正华:河源紫金一带是红二师、红四师诞生或诞生初期战斗过的重要地区,紫金人民为红二师、红四师这两支工农革命武装的建立与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与此同时,在红二师、红四师的支持、帮助下,紫金的苏维埃政权也因此得以建立和巩固。建立苏维埃政权、开辟农村革命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吸取大革命失败教训后选择的正确道路,河源紫金、龙川等地,都是建立苏维埃政权、进行根据地建设开展得较早的地区。1927年12月1日建立的紫金苏维埃政权,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以工农为主体的人民民主专政性质的政权,也是中国革命史上第一批建立的县级苏维埃政权之一。

事实充分证明,河源是全国最早开展马克思主义传播和建立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地区之一,是最早建立农会组织、农村武装,开展农民运动的地区之一,是最早爆发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举行武装起义,创建苏维埃政权、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的地区之一。河源人民的革命斗争对推动广东乃至整个中国革命发挥了重要作用。河源在中国革命史中的重要地位,是由河源人民对中国革命作出的巨大贡献和巨大的牺牲换来的。

对革命先烈最好的纪念

省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原巡视员、研究员侯月祥:“河源是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可以立论。接下来,还可以对这方面继续深入挖掘,如为何会有这么多早期的革命组织、革命活动?可以放到整个广东和全国的背景下来研究,像当时的社会、经济和阶级基础等。

前几年,陈建华很有远见地提出了河源“两地文化”(岭南文化发祥地之一和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论断,并加强了党史研究和客家文化的研究,这对河源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有很大促进作用。很多人对“河源是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了解不多,加强宣传,让更多的人了解河源的红色历史,是对革命先烈最好的纪念。

较早进行了中共基层政权的“演习”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教授、博士后张宏卿:作为山区县的紫金县,其早期的革命生态、革命路径具有典型性:一是集地理因素中的封闭性和人文因素中的外向性于一身的区域特色,为革命的保存与传播准备了基础性条件;二是在外学习的本土知识分子与当地农民的成功互动,使得马克思主义得以在乡野村夫中传播;三是青年学生、农民与武装力量的结合,形成了一个自成体系的革命生态。

1927年“四·二六”暴动后,紫金立即召开了各届群众代表会议,酝酿选出人员组成的人民政府(苏维埃政府的前身)具有广泛的群众性。1927年11月25日至12月1日,紫金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第三区炮子乡召开,300余人参加了会议。到1928年2月,全县第一区、第三区和炮子、南岭等有30多个乡成立了苏维埃政府。这些革命实践是中共较早的一次农民政权“演习”。紫金(或者说河源)是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也理应在中共党史上和中国苏维埃运动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