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传奇

佗城三章·第三章 守望佗城的未来
2012年11月29日 
 

佗城三章·第三章

守望佗城的未来

    在这个白天高速运转、晚上灯火辉煌,连现代小说中都难以听到一声鸟叫的摩登时代,还有佗城这样一个保留了跨度为2200多年中国封建王朝历史遗留的古城,这确实让人惊喜和向往。

 

而重生后的佗城,将走向何方?是义无反顾地投奔现代文明中的未来图景,还是继续保持对2200多年的历史与传统的深情凝望的姿势?

生于斯长于斯的佗城人,面对这座重生的古城,又将何去何从?回归,抑或是加快出走的脚步?

未来的佗城,和未来的佗城人,如何在相互守望中,平衡好眼下的利益与长远的规划之间的微妙关系?

守望的距离

    如果说,重生后的佗城,要在回首自身2225多年来的历史与人文传统之时,定格出一个深情凝望的姿势;那么,佗城重生工程的规划和设计者,以及佗城的子民们,就应当在对佗城和佗城历史的守望中,保持一段适当的距离。

    惟其如此,才能看清、保存并延续佗城的历史人文之美。

按有着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等多种身份的著名作家冯骥才的划分,目前的古村落保护有几种模式,一是乌镇的办法,叫景点式,完全成为了一个旅游景点,把原住民全部迁出,重新把它修得很漂亮;二是西塘的方式,保留原生态的生活方式,保留一个活着的千年古镇。人还照样在那里生活,不主张旅客大量来,你愿意来看就来看看。这跟欧洲的古镇是一样;第三个是婺源的方式,是一个景观的方式,本地居民要改建设房子了,必须按照这个图纸设计挑选一个,盖出的房子与原有的房子基本风格一致,还保留原来村落的气质;还有一个就是丽江、大理模式,分区建设的方式,原来的古镇不动,另外建一个新镇区,你不愿意住老城区就到新城区去,跟巴黎、罗马一样,老城新城分开。(引自《南方周末》第1416期)

佗城的改造升级,与丽江、大理模式类似。

今年4月中旬龙川县召开的全县宣传文化工作暨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提出了佗城未来的发展目标:佗城将充分发挥其历史文化深厚、自然环境优美、交通便利和龙川第一大经济重镇等优势,以“保护古城、开辟新城,利用景观、发展旅游”为建设方针,以保护自然景观和历史文化景观为基础,今后将大力发展旅游系列产业,将佗城这一省级历史文化古城建设成为国家级综合性的文化旅游名城。

不久前,佗城又提出更为明确的目标,要把佗城打造成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镇和国家4A景区。

龙川商会是典型的民国建筑。商会位于佗城南门,始建于清代,民国年间重修。1905年成立。该商会是清代当地商人为“联络各方信息共谋求存之道”而建造,是旧时龙川商业联合成员聚集的地方。二楼大约有50平方米,用人像再现了民国时期商人商议事情的场景。

站在龙川商会的阳台上眺望,对面是东江的支流,不远处就是东江,可顺江而下惠州、东莞、广州。东坝岛就在那里。原来是东门码头,商家水陆路交通的中转站,当年很是繁华。现在是农田。

一个中年人撑着竹筏打渔。一个中年女人在河边洗衣。一只小黄狗跟着老妇人在菜地里摘菜。小学生放学了,一个小男孩在支流里打水漂。男孩背后,是一段明代护城墙。老妇人不远处,是新修的山歌台。

龙川商会对面的东坝岛,是县委县政府对佗城开发的下一步规划里面的项目之一。

“传承历史文化,是我们职责所在,任重道远。要付出许多努力,我们责无旁贷。”龙川县委书记段邦贤说。“对佗城这样的古城,要用专业规划,分步实施,不能一蹴而就。”

反映佗城的赵佗文化、科举文化和祠堂文化的古建筑,大多集中在佗城中心区。就在中心区边缘的东坝,有正相塔,苏堤,嶅湖,可连成一体,“又有许多可挖掘的,待发现、保护、开发和利用。”段邦贤说。

段邦贤提到,“我们将结合部分景区景点,逐步减少居民。”

佗城镇委书记陈文中说,根据规划,未来会考虑逐步把居民迁到新城,而把古城完全恢复成原来的风貌。他说,甚至连镇委镇政府办公处都要搬迁,因为那里一直都是龙川县衙所在。

“越王大道一侧是古城,另一侧是现代商业圈,古城是中心区,古城的外围还有古塔、古桥梁、古墓等,所以现在只能分步实施、量力而行,先把古城中心城建好,逐渐往外扩展,逐渐整合成完整的旅游线路。”陈文中说。

对这样一个资源不可再生的古城,龙川县委县政府对其谨慎地作出规划。段邦贤说,龙川县提出构思,对佗城进行高起点的规划,找到具有高资质的规划方。华南理工大学、华南农业大学、香港大学等的专家、学者,都曾来过,并请来了中国建筑学会民族建筑分会会长陆元鼎等重量级专家来当顾问。

“佗城的升级改造有一个原则,就是规划在先保护第一。”这是河源市委书记陈建华经常强调的一句话,他认为,佗城改选升级,要一条街一条街地来,规划好,分步实施,逐步推进,最后实现它的一体性。陈建华说,像凤凰古城、周庄、西递宏村等一些成功范例,河源可以逐步借鉴。

活着的古城

死去的东西,只有两种结局,要么在衰朽中腐烂并归于尘土,要么被历史风干成的苍白无力的标本。已获重生的佗城,逃离了在衰朽中死去的命运之后,需要避免的是,成为遗址式的僵死的苍白的标本。

法国巴黎近郊的普罗万(provins)是一座建于中世纪的古城,曾是欧洲贸易的商业大镇,14世纪之后渐趋衰落。近来,普罗万再度成为外界关注热点,已是因为它是一座保存完好的,重现1115世纪建筑和城市规划真实风貌的巨大的露天博物馆。

佗城与其类似,远离工业化和信息化时代的喧囂,独具宁静和质朴。普罗万給人最强烈的印象就是它所保存的完整性,整个古城无论是城市规划,还是建筑风格,一直从中世纪保持至今。佗城,亦是一个有着相当完整程度的文化气息浓郁的活着的古镇。

市委书记陈建华多次前往佗城,也多次翻看相关的史书,并以自己的知识储备,对佗城进行横向与纵向的比对。陈建华说,现在广东四大古县(南海郡的番禺、龙川、博罗县和桂林郡的四会县),包括第五个古县揭阳,仍然有县城建筑文化遗存的,只有龙川县的佗城。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说佗城是广东的第一古县城,应该当之无愧。

“在中国这么多古县里面,以县名纪念先人的为数不多,在广东,佗城是唯一。”陈建华认为,廿四史中对龙川县和赵佗任首任县令有确切记载,说明龙川和赵佗的地位与作用是相当重要,可能就仅次于番禺。

因此,到佗城,看的不是城,而是文化。

在龙川任职已有9年的段邦贤,对佗城也有着自己的解读,认为佗城“四化并举”:古邑文化、科举文化、姓氏文化、革命文化。“客家文化在佗城有着集中反映,让人来到可见,佗城还有2225年的历史人文,有如历史万花筒。”

对佗城极为丰富的姓氏文化,段邦贤说:“佗城有179姓,祠堂在原地展示的有48姓,其中又有10多家的祠堂较为宏伟大气,刘氏、张氏宗祠最能代表。”

因此,段邦贤说:“我们力争打造中华姓氏文化游,让更多的人来佗城寻根问祖。”

佗城作出的初步开发已初见成效。段邦贤说,县里的规划思路,一是做好古邑文化游,完善配套好各种旅游设施,如道路、停车场、宾馆、旅行社、景区景点等;二是做好把佗城这个“历史万花筒”,把2225年的历史沿革、历史事件,融汇到各景点去,充实它们的文化内涵。“把这个广东为数不多的文化资源,让更多的人同享。”

华南理工大学教授李敏参与了多数佗城改造开发的项目,他建议,旅游景点必备的基础设施都尽量建在老城外,特别是现代化旅馆不能建在老城内。

对于已做好首期开发的佗城,接下来的管理,是镇内一项很重要的工作。

经过2011年这样一个火爆的春节,佗城居民惊喜地发现自己所在的城镇是如此的富有魅力,也同时发现,自己的生活将与佗城的未来发展息息相关。

陈建华认为,老百姓会知道游人不是来看新屋的,他们将会对佗城更加修旧如旧,佗城会被修缮得更富有历史风味,会更加像个古镇。

“佗城的精神面貌好了很多,居民不会随便丢垃圾。”陈文中说。即便如此,佗城镇委、镇政府对古城面貌不敢丝毫疏忽:“我们请了20个清洁工人,20个城市协管员。还有老干部、老党员等自发维持治安。把群众都发动起来了。”

同时,每个镇干部也分到一片责任区;临街的所有门店,实行门前三包。现在已是初夏,大半年前种下的全城1000多棵桂花树,全部成活,枝叶茂盛。

临街门店的街招都是请的当地书法家书写并木刻的,一定程度上还原了古城原来风貌,但大多只是供应本地居民生活所需的门店。“我们在旅游产业上有欠缺,饮食、游、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接下来,就是要多在这方面下功夫,让各地来的游客能尽可能多地感受到我们当地的特色。”

梦回佗城

“佗城是个活着的古城。”陈文中说。“有7000左右的居民住在里面。”

看着城里的居民因为佗城改造而生活得好,陈文中很高兴。作为佗城镇的主政者,陈文中有意有意联合县有关部门,对镇内餐饮业进行培训,提升佗城餐饮业形象,让客人对佗城留下美好印象。“佗城越来越兴旺了,在外面做工,不如回家做做小生意,也能照顾到家里。”陈文中说。

对年轻的饭店老板娘李娜来说,佗城的未来,和自己一家的未来,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一荣俱荣。

李娜的餐厅现在还是家庭作坊式的,按她的话来说,去年在河源召开的第23届世客会前,是惨淡经营。世客会后,餐厅生意爆满。她决定把餐厅美化一下,让来自全国各地的客人更舒适些,于是,把二楼的两个餐厅装修好了,放上了电视。

“很多旅游团来我们佗城,”李娜笑对记者说,“连平、紫金,河源,珠三角,旅游团,很多人来,我们一般一天接待五六十人。”

李娜掐着手指算了算,“我的餐厅现在可以同时接待300人,有三层,一楼是大厅,还有8个大房。”

“世客会和佗城开发,对我们的生意,实在是帮助太大了!”李娜从心底笑出声来,愉悦的笑容在她脸上一直没有离开过。

同是开小饭馆的老陈,也因为世客会后顾客增多不少,而感觉往时还算够用的门面有些捉襟见肘。20平方米左右的门面放着56张桌子,平时足以招待邻里与散客。这个春节,也同样令老陈惊喜之余有些过意不去,他的所有家庭成员都到饭馆帮忙,但仍是不免让客人排队等候。

“世客会前,在佗城随时可以到一个餐厅吃饭,现在要隔天订餐才行。以前车随来随放,现在车都没法放。现在镇里规划了四个停车场。”佗城镇委书记陈文中说。

镇上的饭店生意突然红火起来,让人口并不多的佗城一时不好请到服务员。

“现在请服务员都难些了,以前七八百的月薪,现在要1000多。还好,我们还有一些熟手的老员工。”李娜说到这个难题时,脸上依旧是灿烂的笑容,“我们很有信心做好餐厅,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在佗城,饭店大都提供客家风味的饭菜,几乎都有一种“酿”豆腐或酿茄子之类的特色“酿”菜。市委书记陈建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过,这其实也是中原古地酿饺子的流传,客家人从中原迁徙时,把自身的饮食特色带到了新择的居住之地。

龙川县委宣传部长蓝智慧说,龙川当地的一些传统客家小吃,人们亦将能在佗城品尝到。

“古城没有人就失去活力,”陈文中说,“景区升级改造后,给当地务工提供了创业机会。”他说,景区升级改造前,游客少,留在佗城的基本上是老人和小孩,年轻一代到外地工作。自2010年成功升级改造以来,不但慕名而来的游客渐渐多了,而且许多外出务工的年轻人也有意识地回乡做点小生意,如卖些客家土特产食品,甚至有客家土箩筐等农副产品。

生于1987年的张丽红可以说是佗城资深景区讲解员,这天,她一直陪着记者逛新佗城。记者有2年多未到佗城,新的佗城依旧很熟悉,但又有了一点新鲜的陌生感。

张丽红供职于佗城景区管理委员会,这个管委会,在2011317成立,佗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开发办公室同时撤销。

我们站在考棚的天井里,天光下泻,修复过的考棚没有时光的霉味。一只猫儿正在阳光下懒洋洋地睡于屋脊上。左边考棚的构架都是原来的,只是修葺过。那些木柱子,给涂上了红漆。有的没有涂完,是故意保留原色,让人知道,这是清代考棚原有的东西,没有动过。里面有一处二层小楼,二楼的房间的大梁记录,这是光绪二年所建的。

考棚里的马灯,也是旧物,底部锈烂。

考棚的重新设置,让人对科举文化有了大致而较为全面的了解。

这是全省唯一的一个考棚,繁复的屋顶,没有一颗钉子,都是木榫。张丽红说,华南理工大学建筑系要把此处当作建筑教材。

“考棚刚开放时人流量很多。”张丽红说。

1964年的佗城大水,张丽红的奶奶曾与同住东江边的邻人转移到考棚避难。土生土长的张丽红,向游客介绍她最熟悉的家乡风物。

今年25岁的张丽红工作已有5年时间。

“佗城会发展得越来越好,我的同学们,会回来的。”张丽红说。现在,她许多同学都在外地打工。

陈建华说,发展文化需要人才,收入高了,外出的人才会回来。来旅游的人多,外来投资者也会前来经营,发展餐饮、旅业、手工艺,带动商务消费、旅游消费。经济好了,又能吸引人才,如此良性循环。

学宫里的明伦堂,供有文曲星像,像旁的“功德薄”上,有汕头深圳河源龙川等地的学生签名与学校名称,甚至有一个写着其在读学校为“中央财经大学”。

学业,不论古今还是未来,都是人们最关注的。大成至圣先师孔子,古代走出过无数名宦名士的学宫,总能引发人们对学业与前程的遐思。

与学宫仅一墙之隔的佗城镇中心小学,人们参观学宫时,常常能听到孩子们稚声稚气的读书声。校园里的教学楼外墙上,挂着“践行《弟子规》,构建和谐校园”的标语横幅。学校的每个教室里都贴有孔子画像。在新学期开始时,全校师生一起到这座始建于唐代的学宫,向孔子像鞠躬。

在这种氛围下成长的佗城的孩子们,谁能说他们不是佗城的光明未来呢?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