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传奇

佗城三章·第二章 佗城甦生记
2012年11月29日 
 

佗城三章·第二章

佗城甦生记

今年春节,小小的佗城,忽喇喇地涌进14.3万多人次的游客。仅大年初一这一天,前来佗城访古的游客就有5万多,接近往年一年的接待量。

佗城古老的小巷中密集的古迹,令前来寻古探幽的游人惊叹不已;而修旧如旧后的古街、古建筑中所蕴含的历史韵味与客家风情,更是让人熏然欲醉。

佗城,如同被粗服乱发遮掩了天生丽质的女子,在经过一番梳洗妆扮后,成为一个明眸善睐、顾盼生情的古装美女,举手投足之间,端庄的容颜,与历史韵味、客家风情,相映成辉。

一座在历史的烟尘中沉寂多年的古城,由此甦生。

谁懂佗城?

佗城的甦生,得益于一个人与一场盛会。

佗城虽有2200多年的历史,有众多的文物古迹,是南越王赵佗的“兴王之地”,但对于外界来说,她依然“养在深闺人未识”。

谁懂佗城?

去年11月底,第23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在河源召开。佗城因是这场全球客属盛会的主要分会场,凭借自身的独特魅力,赢得了数千名与会客属乡亲的口口相传中,而一夜成名。

23届世客会之所以能在河源召开,应归因于3年前,河源在建市20周年之际对于自身的重新定位——“客家古邑,万绿河源”。而河源能定位为“客家古邑”,则应归功于自2007年起开始主政河源的现任市委书记陈建华。

正是这位爱读史的主政者,从故纸堆中,读懂了佗城,读懂了龙川,也读懂了河源。

20074月,曾任广州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之职的陈建华,履新河源。下车伊始,陈建华赴佗城调研,指出“佗城是当之无愧的广东最古老县城,不进行规划、保护和开发,愧对祖先。”  

于是,在落寞中沉寂多年的佗城,终于迎来了新生。

事实上,在成为广东省首批11个历史文化名城前后,佗城的许多文物景观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旅游配套设施严重不足。

而保护与开发工作的滞后,既制约了佗城对于龙川旅游业乃至第三产业的推动作用;也使得身为历史文化名城的佗城的文物古迹,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为破坏等因素,而日渐濒危。

佗城的保护与开发,迫在眉睫。

对于佗城的保护、开发工作,20033月起就在龙川任职的现任龙川县委书记段邦贤深有感触。

段邦贤说,“其实,我们在2004年就已经开始提出保护开发佗城了。2005年,河源日报社副社长、副总编辑司雁人,出版了学术专著《学宫时代》。与此同时,龙川学宫也修缮完毕,时任河源市委书记,现任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的梁伟发,建议进行一次祭孔活动,也成功举办了。但因为种种原因,佗城保护开发的实际推动工作还没有完全到位。”

200464,龙川县成立了“龙川县佗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开发工作领导小组”;同年729日,龙川印发《关于加强佗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开发工作的通知》,里面提出了9年的建设周期,也详细所涉及的区域与古迹点。

20053月,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馆馆员韩强,就在《南方日报》撰文提出:“在当今广东建设文化大省中,我们应当认真研究它(赵佗文化),把它作为一个品牌,在赵佗兴王发祥之地龙川县和岭南首府番禺(今广州)进行系统的规划和建设,使今人更好地体验其文化精髓,使外地游客领略到岭南文化的基本特色和其独树一帜的魅力。”这篇文章,给保护、开发佗城的工作注入了一分底气。

20053月初,韩强随同省政府文史研究馆副馆长余庆安一行来到佗城,对古龙川县首任县令、南越王赵佗的历史文化遗迹作了详尽考察。考察完毕,研究馆向省政府作出了《关于龙川县赵佗历史文化的调研报告》,对佗城的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提出11项建议。

然而,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龙川,在2004前后,县财政才刚刚解决温饱,根本没有余力支付佗城保护、升级的成本。即便是在2010年,龙川县的财政收入也才2.8亿元。“如果光靠龙川一县,投那么多钱去保护开发,我们实在没有信心”,段邦贤说。

因此,佗城的保护、开发工作,一度只停留在设想阶段。2006年,为了挽救一些濒危景点,万般无奈的龙川县文广新局,以铁管做成支架,硬是支撑着学宫、越王庙、考棚度过了难熬的3年时间。

虽然如此,久处水泥森林中的很多都市人,时常想要让心灵随着身体进行一次远足,暂离喧嚣。因而,在佗城“升级改造”前,虽然“粗服寂寞而无哗”,拥有众多古迹的千年佗城依旧吸引了不少慕名而来的游客旅游、观光、摄影。

佗城甦生的转捩点,在2008年。

千年古城再逢春

暮春时节的佗城睡得有些早,夜里八九点时,骑楼里的小店大都上了排门,也有几个中年人,搬张竹椅,坐在门前方柱边,唠些家常。

百岁街、横街上,沿街骑楼的立柱,各各装有一只方形壁灯,橘黄的灯光打在墙上,再散落到干净的街面上,又映亮了一边的圆长的红灯笼,和斜插立柱顶端的红黄二色三角旗。那街灯的橘黄里,在暗暗的碧蓝暮色中,便有了一种让人欢喜的神色。

这天并非周末,游人不多。不时,有三三两两的本地居民背着手,施施然地踏着一地暖黄冷蓝,走过街道两边木制行书或真草隶各种字体书就的招牌,走过南越王庙、越王井,走过学宫与考棚,走过密集的宗祠。

在佗城的甦生中迎来崭新生活的佗城子民,应当不会忘却这座千年古城焕发新生的历程。

2008年初,河源决定角逐第23届世客会申办权,而作为赵佗兴王之地的佗城之于世客会的意义,不言而喻。当年4月,市委书记陈建华再次赴佗城调研。陈建华提出,要“让佗城这座岭南古镇重放异彩”,做好古城保护和开发的规划,整合古城文物景点和自然景点,擦亮赵佗品牌。

当年,龙川县邀请了华南理工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学者前来参与规划建设。陈建华亦亲力亲为,出面邀请了陆元鼎、麦英豪等全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到佗城考察、指导。

经过专家的“会诊”,和市里的倾力支持, 2010年初,龙川县再度明确佗城升级改造的目标与竣工日期:

将佗城的升级改造列入政府2010年十项重点工程,从县财政“挤”出1000万元启动资金,景区升级改造首期工程,要在第23届世客会之前竣工。

“佗城确实有不可多得的文化遗存。”20113月下旬,陈建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度感叹,“佗城建城2000多年不衰,文脉2000多年不断,堪称广东第一县城、岭南文化发祥地之一,却这么多年不广为人知,真是可以说是一种耻辱。”

因此,市委、市政府对佗城保护与开发项目上,不遗余力,“舍得财力、物力和精力”。

通过财政支付、社会资金、乡贤捐赠、企业出资等多方筹集资金,目前,整个佗城升级改造项目已投入6000多万元。

20101126,佗城景区升级改造项目首期工程竣工典礼仪式结束后,很多老百姓欢喜得像孩子,追随参会嘉宾,一同参观自家的佗城,每到一处景点,都不由赞叹:“好靓啊!”

20101129之后的佗城,重生了。

看着这个变得更美好的故乡,佗城百姓为之自豪,他们像爱护自己家一样,同心呵护着佗城。一些退休老干部、老教师自发组成了一支环卫监察队,随时纠正各类有损佗城形象的行为。去年下半年安装好的路旁壁灯,悬挂的小三角旗,俱都光洁如新。

20101129召开第23届世客会后的第一个春节,如潮水一般,涌进来14.3万多人次的游客,让还没做足旅游接待配套设施的佗城,在惊喜之余,难免有些措手不及。

佗城“保卫战”

为佗城的甦生作出贡献的,不仅仅只是世客会和市县两级的主政者及党政部门。对于佗城居民,和热爱客家文化、致力于历史文物古迹保护的各界社会人士来说,曾经古老而又日趋衰败的佗城的改造升级工程,无异于一场和无情地侵蚀着古建筑的时间赛跑的“保卫战”。

能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将多年来佗城“保卫战”的愿景最终付诸实际,实在是多方面作用的结果。

“有三股力量,促成了佗城成功升级改造”,龙川县委书记段邦贤说,“一是广东建设文化强省的政策;二是当地群众的意愿;三是市县镇政府责无旁贷的使命。”

“原来,我们刘氏还出过这么多人才啊。”3月下旬,特意从市区前来佗城刘氏宗祠参观的刘老先生感慨万端。祠堂的白壁上展示了刘氏图腾,“刘”字的文字演变、各种字体,屋脊上每片羽毛、花瓣、纹路都清晰、鲜艳而生动的花鸟龙鱼等各种灰塑,寓意美好的各种壁画,令刘老先生赞叹不已,“这次我们自己先来,下次就要带孩子们来看了。”刘老先生说。

此次修缮刘氏宗祠,所需的500多万元资金,基本上是刘氏族人募集。在刘氏宗祠内,贴有一张大红榜,上面标注着刘姓族人为维修宗祠所捐款项,其中有一个便是“开七公裔孙”、河源市区女企业家刘越香的50万。

为解决资金缺口,龙川县委、县政府及当地镇委、镇政府广泛发动当地居民、乡贤捐资修缮各姓宗祠。最终,募集资金达1200万元,数十间原建于明清年间的姓氏宗祠得以修缮一新。

佗城的改造升级,难免会涉及征地拆迁,而征地拆迁素来是让政府头疼的事情。让当地政府部门有些意外的是,佗城改造升级过程中遇到的征地拆迁工作,顺利得有些异乎寻常。

因佗城的保护开发而需搬迁的当地居民,约有30多户。在2010年除夕,有的拆迁户为了配合佗城升级改造工程,甚至愿意租住到别人的房子去。

这些住户,将集体迁往毗邻佗城未来主干道——越王大道的“新区”。而这片“新区”,将来是佗城发展的一个重点区域。

作为佗城镇委书记,陈文中最为感动的是,当地居民对佗城改造升级改造工程不遗余力的支持与配合。部分居民的门店因修缮施工影响了营业,他们不但不要任何赔偿,还主动向施工单位提供方便。

陈文中更为欣喜的是,当地居民还帮着为佗城内新栽种的1000多棵桂花树浇水。现在,这些桂花树全部成活,不久的将来,佗城将会满城桂花香。

龙川籍及外地客籍企业家,也在佗城“保卫战”倾注了最大的热情。

香港金利来集团曾宪梓先生、香港福新集团吴惠权先生共同捐资100万元,建设佗城入城牌坊;北门古城楼,刘文勇捐50万;考棚,缪寿良捐100万;龙川商会,刘绍柏捐50万;沙石彬捐建中山街;曾佛平捐建横街;陈伟平、蔡春梅、魏育文等也纷纷慷慨解囊,参与各个项目的援建工作。

捐建佗城百岁街的龙川企业家陈伟平,是第一个“认捐”项目的。为了让修缮后的百岁街尽善尽美,陈伟平亲自参与了改造工程,精心挑选上好的木料、油漆和仿古青砖。即便改造成本从最初的40万追加到近百万,他也心甘情愿。

20108月,从龙川县旅游局传来喜讯:佗城景区在广东省旅游扶贫大型重点项目资金专家评审会上成功胜出,成为今年省旅游扶贫资金扶持的六大重点项目之一,同时也是我市旅游项目首次入选省旅游扶贫重点项目。这将为佗城带来300万元的省旅游重点项目扶贫资金。

“佗城景区的胜出意义重大,它不仅给了龙川全力建设佗城的信心,同时也在资金上‘解渴’。”带队参加省旅游扶贫大型重点项目资金专家评审会的县长何伟强,如此评价佗城景区成为省旅游扶贫资金扶持的六大重点项目之一的意义。

要复原的,不仅仅是建筑

来到佗城的人,大多不会对佗城的修缮感到异样,仿佛它原先便是如此,不过是颜色较往日更为新鲜艳丽些。

改造升级出一个原汁原味的佗城,做到修旧如旧,所需要的复原的,不仅仅是外在的建筑形式,还有内在的文化蕴含。对此,龙川县慎之又慎,不仅每个重修点都邀请包括著名考古专家麦英豪、陈伟汉、客家文化专家谭元亨在内的学者进行考古论证,并参予规划与指导,可谓做足了功夫。

龙川县委、县政府还邀请华南农业大学风景园林与城市规划系主任李敏,以及香港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的资深教授、专家参与佗城的规划设计、论证评审,将佗城的历史文化与特色文化充分结合起来,注重历史性、文化性与合法性。同时,按照国家4A级景区的标准和因地制宜、依旧修旧的原则,高起点规划、高标准设计来推进佗城文化旅游景区的改造升级,通过保真、修复、改善的方法,尽可能地保留原状原物,延续历史风貌,重现赵佗古城当年的繁荣和风采。

佗城考棚始建于清朝光绪二年(1876年),迄今已有135年的历史,是广东省唯一的科举考试场所遗存。

为重现考棚当年的风貌,龙川县从临近的梅县请来了一支精于修复客家古民居的施工队。即便如此,在重建考棚工程启动之前,龙川县相关部门和施工队人员还前往四川阆中考察取经。

20109月初,在广东唯一的考棚重修工地现场,弥漫着黄糖、糯米粉诱人的香味。让佗城人颇为意外的是,这些黄糖糯米粉竟然是用来作建筑材料的。

在修复考棚的时候,佗城当地一些还记得如何使用在建造房屋时黄糖和糯米粉老师傅被请了回来。一个中断了数十年的建筑工艺,得以在2010年代初期重见天日。

在这次考棚“新生”的过程中,年轻的建筑工人们,在老师傅的指点下,将黄糖熬得焦黄,发出诱人的香味。这些黄糖将被用于铺设考棚地板,有了黄糖的黏合和浸润,考棚的地板不仅更加坚韧,而且色泽光润。而刷墙的材料中,拌入适量的糯米粉后,墙面则会也会变得结实和光滑,即使里面中空了,墙面也不会支离剥落。

此外,考棚修复过程中,从梅州、福建等地古屋拆迁现场购买来的古砖,也曾堆积如山。

而考棚那平滑的地板,不是用机器压的,竟是工人们用鹅卵石手磨出来的效果。

考棚精益求精的重建工程,得到著名考古专家麦英豪的肯定。麦英豪说,如此原汁原味地复原一个完整的考棚,在广东古建筑的复原工程中,龙川“拔得了头筹了”。

麦英豪认为,龙川县可按照“岭南第一城”的定位,保护并开发好佗城,让人们了解并记住这座曾经在南越大地上播种中原文化的千年古城,擦亮赵佗这张响亮的历史文化名片,逐步做大做强佗城旅游文化产业,使其成为龙川文化强县的重要支撑点。

精心的修缮,使得甦生后的古老佗城形神兼备,二千年历史沧桑,与其积淀的厚重文化底蕴,重现世人面前。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