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传奇

佗城三章·第一章 百粤首邑的千年往事
2012年11月29日 

佗城三章·第一章

百粤首邑的千年往事

来源:河源之窗

佗城,处处弥散着秦汉古风、唐宋遗韵、明清风情。2000多年来的历史,在这里,显得饱满、鲜活而生动。对于它的将来,世人又有着怎样的期待?

 

【开篇的话】

佗城,是一座安放着许多被岁月封存在当下的文化遗迹的古镇。它没有像那些急于摆脱旧日风貌的城镇那样,仓促地以现代化楼宇来取代已日渐稀少的古建筑。

在这个空间上略显狭小的南粤古镇里,处处弥散着秦汉古风、唐宋遗韵、明清风情。2000多年来的历史,在这里,显得饱满、鲜活而生动。

这座已在历史的长河中走过2225个春秋的古邑,究竟有过怎样的过去,如今又面临着怎样的新生,而对于它的将来,世人又有着怎样的期待?

百粤首邑 千年往事

“百粤輶轩”为清时邑人张有连所书。该匾为木制,长1.6米、宽0.62米,厚0.05米 

李娜很年轻,而她生活的这个小城却很老了,老得连她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难以说清它的故事。开餐馆的李娜只知道,在这个很老很老的小城里,她的生意将有着她一时无法预料的阔大前景。

李娜餐馆的名字,与这个古老的小城,也与那位2200多年前的战将有关。虽然她从未翻阅过史书,也不曾去过广州的西汉南越王博物馆,但在数年前,李娜家开这家餐馆取名时,便用上了这个自小就耳熟能详的字眼——南越。她和她的家人知道,他们立足的这片土地,与这个被称作南越王的秦朝人有着莫大的干系。

这个秦朝人,叫赵佗。

自赵佗走近之日起,小城便和这位日后名震南越的王者紧紧地联系在一起。1941年起,这个小城,干脆就以他的名字来作为自己命名,以纪念这位给古龙川和南越带来中原文明之花的首任龙川令和后来的南越王。

事实上,佗城之名由来已久,唐时即有“赵佗之城”的说法,宋时又称“尉佗城”,苏辙曾将此名入诗:“尉佗城下两重阳,白酒黄鸡意自长”。

赵佗为龙川令,在今佗城设县治后,佗城即成为粤东重镇,曾为历代县、州、郡、路治所,除南朝陈时县治一度北迁外,历代龙川县治都设于龙川城(今佗城)。在1949年月516龙川解放前,佗城仍然一直是龙川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2200多年前的历史并非难以触摸,因为,佗城清楚自己的家底,也明白自己的价值所在。

在佗城留下来的100多处历史古迹中,只要稍加归类、整理,我们可以发现,佗城最大的亮色有三个:赵佗文化、科举文化与祠堂文化。

这三大文化,构成了这座广东省首批11个省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佗城的独特魅力。

素有“百粤首邑”之称的佗城,或许不像丽江拥有融汇了多民族文化的美丽风情,也不似西安独有13朝古都的厚重,它却集这赵佗文化、科举文化与祠堂文化于一身。在这个小小的佗城镇核心区域中,既有反映中国早期封建王朝时代的实物,又有绵延1300多年的科举文化之体现,还有中国人自有氏族开始,便渐渐形成的族群文化之鲜活载体。

读懂了这三个文化,你便最好地把握住了佗城的神髓。若你因为时间关系,只是通读了其中的一项,也已不虚此行了。

佗城,它是唯一。

一、       一个人与一座城

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的一天,南越龙川,一位年经的将领一身戎装,兀立在一道并不雄伟的山梁上,打量着脚下这片土地和人民。

他此时的职务是,大秦帝国龙川令——帝国政权在这片疆域上的代表。

而此时,那些身披布帛的当地越人,也许也正暗中打量着这位陌生的将军。

“此地可为我龙川县治所。”经过多日的实地勘察,赵佗将手向前一挥,指向一片“阻山带河,四面平旷”之地。这个地方,正是今日之佗城。

赵佗建城的同年,其上司任嚣,亦修筑古番禺城,即今广州。佗城与广州,是“同年”。

2200多年后的佗城,最让人“悠然心会”的,大约便是关于赵佗的遗址与传说。南越王庙、越王井、马箭岗等,便仅从名字来看,已足以让人对那个久远得有些神秘的年代心驰神往,走近它们,如同走进历史深处。

 

1、穿越2200多年的怀念

南越王庙位于佗城中山街,两进院落,四合院式布局。天井里的青砖苔迹斑斑,香鼎上青烟袅袅,梁间燕子低徊。透过蓝色烟雾,南越王赵佗正端坐着,注视着每一个从庙门前走过的行人。

这座不知建于何朝何代的南越王庙,占地350平方米,常年香火不断。人们以这样的方式,来寄托对这位龙川县第一任县令的怀念与追慕。

只有真正为人民做了实事、好事的,才能赢得人民这样的深切怀念,并且在200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不曾中断。

有怀念,才懂得珍惜。关于赵佗的遗迹,佗城人没有让它任由光阴湮灭。

赵佗在龙川并未久留。史书记载,龙川令的身份,赵佗大约保持了6年。

彼时,赵佗还很年轻,是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

古龙川县,是秦朝在岭南最早设置的四大古县之一。

史载,先秦时期的龙川属百越之地,“越人之俗好相攻击”,彼此各不统属,各自为政。赵佗治龙川时,推行许多大力促进龙川文明发展的措施,设置政区、移民实边、开垦山林、修筑城池、兴教办学、推广中原文化,做了许多开拓性工作,使古龙川成为南海郡的一个先进地区,并带动了整个东江流域的开发。

随赵佗南下的部分秦军将士亦随同来到龙川,镇守县治和边关要塞,屯垦戍边。

因为赵佗的到来,“新造未集”的岭南地区,最大限度地接受了中原文化的熏陶,开辟了岭南文明的新天地。

赵佗身后将近两千年,另一位龙川县令——乾隆壬辰(1772年)上任的胡一鸿在《重建南越王庙碑记》中说:“始是岭南之声名文物开于王,而基于龙川”。

20081月,河源市建市20周年庆典大会上,市委书记陈建华提出,河源,是岭南文化发祥地之一,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

由赵佗肇始的岭南文明之光,是市委、市政府提出河源是岭南文化发祥地之一的其中一个重要依据。这与屈大均、胡一鸿等古人所持看法相吻合。

在赵佗 “下车伊始”的时代,和平是第一要义。赵佗采取了“和辑百越”、“汉越杂处”的方针。为让南下将士在南越大地上安居乐业,赵佗上书秦始皇,请求派遣没有丈夫的女子到龙川,“以为士卒衣补”。秦始皇当即征召一万五千名女子,奔赴南越大地。

2220多年后,第23届世客会会旗交接仪式上,那首感动数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客属乡亲们的大型史诗式交响乐——《客娘颂》,所纪念的,正是这一万五千多名女子。

 2、赵佗最初的城

今日佗城,仍保留着赵佗故宅遗址。

赵佗故宅遗址与越王井近在咫尺。韦昌明《越井记》所记“南越王赵佗氏,昔令龙川时,建治于嶅湖之东”, 龙川旧志亦有记载,赵佗遗址,有台有井,“按为赵佗为县令的龙川旧宅”。 清王永熙《重浚越王井记》亦记述说:“光孝寺,秦赵佗令龙川故署地也”。1770年代,胡一鸿也说,“志纪治西之光孝寺,即王故宫”。

2200多年的时光如白马过隙,一个个王朝的背影走马灯一般,从历史深处逐一浮现出来,又相继黯淡下去。在此期间,赵佗故宅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老旧房子,曾多次被改作他用。宋代改为光孝寺,明、清多次重修,清同治年曾改为万寿宫。到得民国年间,赵佗故居又用作了龙川一中校舍,后来部分被改建作民宅,1970年又成为仓库。

有专家认为,赵佗故宅遗址对研究南越王赵佗在龙川的活动史迹具有重要的价值。

赵佗故宅正在其所筑的龙川城内。据《佗城县志》考证,秦时龙川故城为不规则方形土城,用泥土夯筑而成,周长约800多米,在城东南西北都辟有城门。

周长800多米的城,虽小,但“五脏俱全”。《佗城镇志》载,城内有越王井、老城街、赵佗故宅、赵佗台、赵佗弩营等主要建筑。宋熙宁年间(1069-1077年),秦时土城被扩大,改为砖城,并筑有护城河。在河源市恐龙博物馆二楼的客家古邑展厅中,就展有一块刻着“循州城砖”等字样的宋砖。

 3、越王井,与赵佗的传说

唐僖宗乾符五年(878年)农历10月的一个吉日,翰林学士韦昌明饱蘸浓墨,在一张素笺上疾书:“南越王赵佗氏,昔令龙川时,建治于嶅湖之东,阻山带河,四面平旷……”是为韦昌明《越井记》。

接着,韦昌明笔锋一转,说到越王井:“由秦距今,八百七十余年矣,其迹如新。”由唐距今,又是1100多年过去了。

在南越王庙不远处的一条小巷进去,就可见这口2200多岁,在《全唐文》上有记载的古井。在韦昌明所处的年代,越王井“泉源出自嶅山泉极清冽味甘而香”;在清代,又被重新浚通过几回。

进入20世纪,越王井一度被掩盖在居民家柴草下,甚至差点被填埋。近年来,佗城政府对越王井加大保护力度,经过最新一轮的重修、保护后,如今的越王井,被凿掉了别扭的水泥井台,恢复“素颜”。

 越王井深11.3,直径1.2,井沿用弧形红砂岩石块围成,下部用青砖砌就。古井内壁,羊齿草正从古老的砖缝里探出身子寻找阳光。

如今,古井已不再承担供水任务,作为一个现存的罕见的秦代古井,与赵佗故居遗址默默对望,见证着当年这里的金戈铁马、风云叱咤和寻常故事中的悲欢离合。

赵佗带着大批秦朝先进武器和良马来到龙川,与当地土著一起,共同建设这片“蛮荒之地”。他的马匹来到龙川,在哪里训练,又到哪饮水呢?在佗城,有两个地方,当地人代代口耳相传着它们的故事。

在佗城城北,有个名叫马箭岗的地方,相传是赵佗部队骑射之地。佗城居民钟伟武说,在上世纪70年代,这里曾作过小型军用飞机场。至今,这里仍保留着大片空地。

马箭岗东北不远处,有一条小溪,当地人称“马屎沥”。在附近长大的钟伟武说,这条小河的水像有马屎马尿的味道。当地人认为“马屎沥”是赵佗部队饮马之处。这些传说,实际上正是未被佗城人遗忘的赵佗记忆之一。

二、古城书香

2200多年前的秦汉遗风至今仍微拂着佗城,而唐宋余韵亦依旧萦绕佗城,只要侧耳细听,仙乐风飘,依约可闻。

且不说唐代开元三年(715年)始建的正相塔,也不说那段南宋苏辙所筑的“苏堤”,只说这影自隋朝开皇年间起至清光绪三十一年止,影响了中国1300年的科举文化。

在佗城,科举文化有着基本完整的建筑实体。

自隋文帝杨坚开创科举制度以来,多少寒门贫士、世族公子“学而优则仕”。科举制度可谓是一种相对公开、公平和公正的官员选拔制度。

那么,他们是怎样上学,又是怎样考试的呢?

佗城能够告诉你,因为,佗城是全国至今罕有完整保存古代学宫与考棚之地。

1、学宫:古人的十年寒窗

201011月召开的第23届世客会前夕,龙川学宫修缮完毕。4000多位海内外客属嘉宾来参观学宫时,切身感受到了河源地区的崇文重教精神。

龙川学宫是广东地区建设历史最早,也是保存原有建筑最多的学宫之一。现在的大成殿、明伦堂和尊经阁,都是清康熙七年(1668年)重建时留下来的原建筑。

5年前——即2006年,龙川学宫重修完毕。河源市委、市政府决定在这一年的教师节,按照古礼,在学宫举行盛大的龙川学宫祭孔仪式暨2006年教师节表彰大会。

这次祭孔大典,令人们重新认识了学宫。

学宫,是全国各地祭祀孔子,唐时起同时为国家培养人才的地方,为地方官学的泛称,担负传承文化、施行礼乐的教化职能。

作为岭南地区最早设置的县份之一,赵佗催发岭南文明发祥萌芽后,龙川县就开始重视人文、教育的传承与延续。在唐代,龙川就创建了学宫。私学教育也挺发达,宋代多有本地及客寓龙川的饱学之士建立书院,明清时更是普设社学、义学。

始建于唐代的龙川学宫,历经了1000多年的风雨沧桑,龙川学宫多有变迁。南宋时一些循州官员都对学宫修葺过。元代至元十八年(1281年),龙川学宫遭到兵燹。明代前期,当地官员重建学宫,规制悉备。但到了清朝顺治年间,学宫又被攻城的贼寇毁坏。原学宫还有照壁、泮池、戟门、东庑、西庑,现存大成殿、明伦堂、尊经阁都是在清康熙年间重建的。

重修后的龙川学宫基本是修旧如旧,整体色调沉稳。大成殿重檐四出,周围是花岗石柱础垫托的大柱,梁架和斗拱间雕刻有莲花、龙头、卷云等纹饰。

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端坐在清康熙帝御书“万世师表”金字牌匾下,双手交互放虚拱于胸前,面容肃穆。明伦堂是学宫的讲堂,摆得端端正正的一张张造型简洁的桌凳,若走进时空隧道,或许就看见了众多古时的青少年,正认真地跟着夫子学习礼、乐、射、御、书、数六艺。

 

2、考棚:读书人的“龙门”

佗城镇的这座始建于清光绪二年(1876年)的考棚,有专家考证,它是目前广东省内仅存完好的科考场所。

经过2010年的花费大力气的重修,如今仿若科举文化博物馆,总占地面积7000多平方米,添设了清代科举考试场景和科举考试制度陈列,以及龙川历代考取了功名的前贤画像与介绍。

考棚又称贡院,是古代读书人应科举考试的考场。铺在院中的从佗城各地收集回来的长着年深日久青苔的明清古砖,散发着光阴的幽深气息,游人置身于此,不由地体验到了科考的严肃与紧张。

清代河源、和平、连平、紫金、兴宁、五华等县的不少文人都到此赴考。

清末(1905年)废除科举后,考棚做了学堂,著名文艺评论家萧殷等不少龙川近现代著名人士都曾在这里就读过。经2010年修缮后的考棚,由大门楼、至公堂、官员寓所和文武考场组成,建筑面积2000多平方米。龙川县还根据史料记载,用水泥等材料(以往是木板)隔成一个个2米见方的小间,每个小间置有真人大小的清代考生塑像伏案答卷。

一座城中,同时拥有学宫与考棚的,在广东省内,唯有佗城。多年从事科举文化研究的专家鲁东石对佗城学宫与考棚并存也表示惊叹:在全国都属罕见。

 

3、进士

自唐以来,龙川地区人文蔚起,科第蝉联。自唐至清,计有进士28人,举人112人(含武举),贡生164人,秀才2000多人。

据《佗城镇志》载,唐代至清朝,佗城考取进士的大约有7人,为韦昌明、王汝砺、陈世宗、刘致一、李梦吕、沙如珣、陈殿槐等。另有文举、武举共数十人。

 

三、百姓祠堂

按客家人的传统,家里生了男孩,必会在下一年的元宵节欢欢喜喜往本姓祠堂里挂上一盏花灯,告知祖宗家族香火再度得到延续。

在佗城,尤其是百岁街、横街和中山街,走几步,就可以看见一个祠堂,上面或许挂有当年春节时挂上的花灯。

客家话里“灯”与“丁”同音,“吊灯”仪式都在宗族祠堂举行,寓意男丁上族谱,故称“上灯”。

《诗经》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孔夫子高足曾子也说:“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自秦朝第一批南迁大军到龙川后,这些当年的“圣人教诲”也被带到了龙川。4万多人口的佗城镇总共有179个姓氏,其中,仅有2000多人口的佗城村就有140个姓。专家认为,这足以证明佗城有着“中华姓氏第一村”之实。许多姓氏都建有祠堂祭祀先人。据记载,佗城建有89府古祠堂,保存至今的有48座。

“祠堂合祭先代,使宗子主四亲之祭” (清·毛奇龄),祠堂,除了共同“崇宗祭祖” 联系维系家族之用外,也作各房子孙办理婚、丧、寿、喜等事的场所,族人在此商议族内的重要事务,族长在此行使族权,有的宗祠附设学校,族人子弟就在这里上学。

佗城现面存的祠堂大都建于清代,有着二三百年的历史。每一个祠堂都有着自己的特色与故事。根据2005年出版的《佗城镇志》载,佗城镇内有宗祠36个,其中有祠额、较完好的有8个宗祠。

在河源召开第23届世客会前夕,龙川县旅游局制作了一份《广东历史文化史城佗城景区导游图》,上面标注了32个保存较完好或修旧如旧的宗祠。

来到佗城找自己的姓氏宗祠,从祠堂内的堂匾、对联以及历代宗亲的世系表和家乘族谱等,追寻自己的族人的迁徙之路,是许多游人的一项乐趣。

走进祠堂,两进或者三进的主堂匾额所写的就是堂号,如佗城曾氏宗祠所挂匾额是“三省堂”。堂号,也就是祠堂号,是同郡同姓人群标明某一家或一房区分支派的标记,是家族中用以慎终追远,弘扬祖德,敦宗睦族的符号标志。

在佗城,还葆有许多古民居,依旧留存着古中原府第的样式,“九天十八井”、雕龙画凤,讲究对称。佗城保存得较好的古民民大约有刘氏老屋、黄屋、中宪第、司马第、骆式老屋等等,只要你在佗城中走着,走几步便能见到一座古建筑,至于是祠堂,是民居,还是商会,抑或是庙宇,就看你走到哪一处了。

不少古民居还居住着一些佗城当地人,他们觉得,老屋采光好、通风好、排水好,还有利于孩子在房子的保护下自由玩耍,就像苏家围一样,这与新式房屋大是不同;并且,住户仍住在里面,也能起到保护老屋的作用。

秦代龙川示意图

【后记】

4年前,市委书记陈建华下车伊始,即留意到佗城这些极为丰富的、不可多得的文化遗存,和这里延续了2200多年至今依然鲜活的文脉。“佗城堪称广东第一县城。”陈建华说,“而佗城这么多年来都不为人所知,可谓耻辱。”

为了这让个乱头粗服而不掩其质的美人重焕异彩,市委、市政府“舍得财力、物力和精力支持佗城升级改造”。在第23届世客会召开之时,4000多名莅临龙川佗城寻根问祖、观光游览的客属乡亲,对处处都是古迹的佗城既感惊艳又极感亲切。

23届世客会之后的第一个春节,佗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10多万游客,尤其年初一到年初三这3天,每天都有四五万人前来佗城参观旅游。

古老的佗城,有如明珠拭去了蒙了太久的灰尘,柔润清圆、流光溢彩。要知现在的佗城究竟如何一番好模样?请看第二篇:《佗城甦生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